小说网 > 摆脱游戏技巧试玩 > 操盘手札记 > 第二百七十八章 心有不甘
    黄洪亮也满脸堆笑地看着金昌兴,一副俯首帖耳的样子。

    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提议购买新的矿山,这可是金昌兴上任后烧起来的第一把火。虽然金昌兴讲话时一副高高在上、目空一切的样子,但是坐在他对面的黄洪亮却看得出来在他用目光征询薛晨志和自己的意见时,眼神里充满了期待。

    善于察言观色的黄洪亮立刻就明白了金昌兴的心思,就算金昌兴贵为一把手,在这样的重大问题上他也要寻求其他人员的赞同,尤其是在他刚刚接手南方集团的时候,像薛晨志和自己这样的实力派,显然是他想要倚重的对象。

    揣摩出了自己在金昌兴眼里的重要性之后,黄洪亮心里暗自得意,能在这个关键时候紧跟金昌兴,是自己讨好他这个新董事长最好的捷径。再说这一切不费吹灰之力,完全就是顺杆爬的事情,黄洪亮再蠢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掉链子的。

    更何况在他自己看来,金昌兴此举对他来说是一大利好:购买了新的矿山,集团的规模扩大了,以后就意味着会扩大冶炼厂的规模,生产更多的铜,那自己这个销售公司的业务量不就成倍的增长了吗?

    现在每个月的销售利润都已经让黄洪亮笑得合不拢嘴了,想着将来冶炼厂生产的铜越来越多,自己的销售利润会成倍的增长,他心里更是乐滋滋的。

    中午吃完饭回到家后,黄洪亮看看手表,他估计着这个时间儿子也应该回去吃饭了,于是就给王菊芬的手机打了个电话。

    王菊芬此时正在娘家的厨房里忙着做菜,听见手机响,她擦干了手上的水,把手机拿出来一看是黄洪亮的号码,心里立刻就有了几分不快,嫌黄洪亮这个时间来电话给自己添麻烦。

    她面无表情地拿着手机从厨房里出来,对坐在客厅里的儿子说:“你爹的电话。”

    她儿子问:“他说什么了?”

    王菊芬没好气的把电话往茶几上一扔,说:“我又没接,我怎么知道?你来听,他肯定是找你的,这个时候他打电话来还会有什么好事儿?肯定是今天下午要来接你了。”

    她儿子听了她这话,再看看她那副表情,怯生生地从桌上拿起电话来:“喂?”

    黄洪亮听见儿子的声音,高兴地问道:“儿子,你吃饭了没有?”

    他儿子说:“还没有,马上就吃了。”

    黄洪亮说:“今天下午放学后我来接你过来吃饭,好不好?”

    他儿子推脱说:“今天下午姨妈他们要过来吃饭,我要跟弟弟出去玩。”

    其实黄洪亮的儿子根本就不知道今天下午他姨妈一家是否真的要过来吃饭,这是他随口撒的一个谎。

    这孩子现在心里越来越矛盾,其实有时候他也很想见黄宏亮,可是无论什么时候一提到黄宏亮,王菊芬的脸就阴沉下来,他看到王菊芬的那副脸色,心里就感到害怕,不知不觉间就会找出各种理由推脱黄宏亮来接自己的请求。

    儿子说的这种谎话,王菊芬听到过不止一次了,可是每次儿子这样撒谎推脱黄洪亮来接他的请求,王菊芬都会从心里感到有一种满足感。

    她觉得自己成功地控制住了儿子,儿子这样做,肯定会让黄洪亮心里很难受,王菊芬由此感到很高兴。

    随着时间的推移,儿子在心里也觉得父亲黄洪亮来接自己是一件给自己找麻烦的事情,他对黄洪亮的感情也越来越淡漠。

    黄洪亮听完儿子的话,心里不由得有些冒火,他说:“你姨妈他们隔三差五的就去你外婆家吃饭,你和你弟弟经常见面在一起玩儿的,也不差今天这一次,我两三个星期才来接你一回,怎么今天就又不能过来陪我呢?”

    他儿子说:“已经说好了的,改天再说吧。”

    黄洪亮有些无奈,只好说:“那明天中午你总有空吧,明天休息你不用上课的,到时候我过来接你好不好?”

    他儿子见推脱不过,就说:“好吧。”

    黄洪亮怕又生变故,赶紧交代说:“明天上午11:30,就在你们楼下那个超市门口,我等着你啊,你准时过来。”

    他儿子答应一声,挂断了电话。

    他儿子把电话还给王菊芬的时候说:“我爹说明天中午11:30他过来接我。”

    王菊芬听了,什么话也没说,就像没听见一样,还在低头摘手里的菜。

    她儿子见状,知道他妈心里不乐意,也不敢多说什么,把手机往王菊芬身旁的桌子上一放,转身赶紧出去了。

    黄洪亮挂断电话后,心里憋着一股火无处发泄,打电话之前的那种好心情,现在已经烟消云散了。

    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止一次了,黄洪亮心里窝火,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骂儿子一顿吧,他又不忍心,可要是什么都不说,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儿。

    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黄洪亮一直隐隐约约感觉得到,在这件事情上王菊芬肯定起了很重要的作用,要是自己只冲儿子发火,肯定没找对地方,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可是一想到王菊芬那副油盐不进,根本无法交流的样子,他就是头疼:以其跟她说,还不如找时间认真地和儿子谈一谈,虽然他也知道儿子这么小的年纪,根本理解不了有些事情,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

    下午下班回到家,刘中舟依然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吃晚饭的时候,他又去酒柜里边拿出一瓶酒来,自斟自饮起来,他老婆和女儿看着他那一副阴沉沉的脸,也不敢劝他。

    自从被撤职以后,刘中舟每天都丧着一个脸,几乎每顿晚饭都借酒浇愁。他老婆劝过他很多次,每次都被他没好气地骂了回来,时间一长,她们也只好随他去了。

    刘中舟一边喝酒,一边想着上午金昌兴在会上的那个提议,他在心里暗暗感叹时运不济,铜价这一**涨,自己当初怎么就在期货上卖空呢?不得不说这是方向性的错误,要是当初把这笔钱再投在矿山上,就像买第一个矿山那样,那得赚多少啊?自己的功劳可就大了!

    可是这世上哪有后悔药啊?这一念之差,短短一年不到的时间,自己就从功臣变成了罪人,现在几乎相当于被扫地出门了。

    看着眼前疯涨的铜价,刘中舟心想:这一步走错步步错,眼前这么好的机会与自己擦肩而过,却让金昌兴捡了个正着,他接手的可真是时候,一接手铜价就爆涨,照眼前的态势看,他要是此时买入矿山的话,将来还有很大的赚头。

    饭桌上的气氛很是压抑,一家人埋头吃饭,一句话也没有。他老婆和女儿很快吃完,把自己的碗筷拿到厨房的时候,刘中舟还独自一个人坐在桌前喝酒。

    在厨房里,他女儿悄声问她妈:“妈, 我爸整天喝酒,你也不劝劝他?”

    她妈说:“谁说没劝,我每次劝他都被他骂!要不你劝劝他,我看你的话他还听。”

    她女儿问道:“我爸的董事长被撤了以后,现在在公司里做什么啊?”

    她妈说:“说是让他当个副总经理,可什么事也不让他管。”

    她女儿说:“难怪我爸会这样!”

    她妈说:“你去劝劝他,让他别喝了。”

    她女儿探探头,看了一眼客厅里边,说:“今天还劝什么劝,他也喝得差不多了,下次他要喝的时候再说吧。”

    果然,就像他女儿说的那样,刘中舟又喝了一会儿,就在他似醉非醉的时候,他就停了下来,把酒杯一推,起身从桌饭旁来到沙发上坐下,往后一仰,四仰八叉地半躺在沙发上,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看起了电视。

    他老婆和他女儿见状,赶紧从厨房出来,把桌上的那些碗碟收了起来,每天晚上只有到了这个时候,他们家里这顿晚饭才算完。

    要说刘中舟也算是颇有自制力的人了,虽然是在家里,又是借酒浇愁,他也绝不把自己喝醉,总是喝到微醺的时候,就适可而止地停了下来。同样的事情要是放在黄洪亮身上,肯定又是醉成一滩烂泥了。

    刘中舟的老婆之所以见劝不动他就随他而去,这也是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要是他一喝就喝得烂醉的话,估计他老婆说什么也不会让他每天都喝的。

    他老婆收拾完碗筷从厨房出来,泡了一杯茶放在刘中舟面前。他俩平时就很少交流,此时这种情况下,刘中舟阴沉着脸,心事重重地盯着电视看,他老婆就更不知道如何跟他说话了,只好默默的坐在一旁陪他看电视。

    他女儿闻不得刘中舟满身的酒气,皱皱鼻子,回到自己房间里,关上门听音乐去了。

    喝得迷迷糊糊的刘中舟瞪着一双眼睛看着电视,时间一长,他的眼皮越来越沉,沉重得仿佛用火柴杆也撑不住,不知不觉的,他就靠在沙发上,打起了呼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