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隋末之大夏龙雀 > 《隋末之大夏龙雀》正文 第一千九百一十章 你算老几

《隋末之大夏龙雀》正文 第一千九百一十章 你算老几

    窦氏府邸,窦诞等人聚集在一起,众人脸上都露出喜色,在窦琎被杀之后,窦氏好久都没有这么热闹过了,这一切都是因为李景隆。

    “我窦氏在中原恐怕是待不下去了,这样也好,离开中原,前往天竺,还有一番事业。”窦静哈哈大笑,环顾左右,说道:“中原虽然很好,可是皇帝与世家大族相争,朝中的官职早就满了,我们窦氏能得到什么呢?可是到了天竺就不一样了,天竺王还是靠我们的。”

    “可惜啊!现在和亲是不行了,否则的话,我们窦氏又能出一位皇后了。”窦干有些感叹。

    一门双皇后是一件非常荣耀的事情,当然更重要的是亲上加亲,最适合窦氏掌控天竺朝局。整个窦氏将会因为天竺再次兴旺发达起来。

    “军权就不要想了,大夏皇帝最重视的就是军权,天竺王出身军中,想来也是如此,我们窦氏还是发挥自己的优势,自己人、姻亲、门生故吏都要通知到,一起去天竺。”窦诞大声说道。他满面红光,心中直感叹,幸亏自己坚持下来了,否则的话,哪里有今日的荣耀。

    “是啊!我们若是人手不够,去了天竺,将会有更多的困难。天竺人生地不熟,而且听说陛下在那边推行书同文,车同轨,恐怕没有一二十年,天竺不会稳定下来。”窦师伦摸着胡须,说道:“移风易俗,原本就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现在还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做事,将会更加困难。”

    “没什么困难的,先祖当年闯下窦氏基业不也是很困难的吗?可是后来都成功了,现在我窦氏这么多人,难道还不能治理一个小小的天竺吗?”窦静扫了大厅一眼。

    大厅内窦孝俭、窦孝威等等窦氏子弟有十几人之多,这些人以后还会生下后代,将会成为一个庞大的家族,只要将这些人都放在位置上,窦氏将会权倾朝野。

    “诸葛明朗这个人你们查过了吗?老实可靠吗?哼,一个寒门士子,侥幸读书识字,成为学院博士,现在没想到飞上枝头变成凤凰了,日后去了天竺还成为我们的上司,那才叫笑话呢!”窦诞忽然说道。

    “已经派人去查了,倒是一个儒雅之人,平日里的好友也很少,与人无争。”窦静轻笑道:“想来这样的人还是很好对付的,宁妃娘娘既然选了他,肯定是这方面考虑的,若是选了一个野心勃勃的人,岂不是坏事了。”

    “有陛下在,再怎么野心勃勃,也没有任何用处,难道还敢和天子想抗衡不成?”窦诞淡淡的说道。

    大厅内众人好像是一盆冷水浇了下来,天子就是悬在头顶上的利剑,随时会砍了下来,窦氏从当年的顶尖世家大族,变成现在的模样,不就是因为皇帝的缘故吗?

    “只要我们在大夏法律范围内办事,相信皇帝陛下是不会管我们的。”窦静苦笑道。

    这个时候,众人才想起来,就算是离开了中原,前往天竺,哪里仍然是大夏的地盘,皇帝一声令下,没有人敢反对。

    “但愿如此吧!”窦诞忽然叹息了一声,不知道为何,众人顿时没有说话的兴趣了,窦诞吩咐了两句,众人纷纷告辞而去。

    周王府,李景桓看着眼前的长孙无忌,终于忍不住询问道:“舅舅,你总得说句话啊!”

    “说什么,你认为你我的想法能改变陛下的决定吗?”长孙无忌忍不住摇头,说道:“而且臣认为陛下的决定是正确的,大夏江山万里,从东到西,骑着战马都要大半年的时间都不止,从南到北也是如此,治理起来十分困难,陛下裂土封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李景桓听了之后,顿时化成了一声长叹,不仅仅是他不能改变的李煜的决定,就是其他的皇子也是如此,大夏皇帝权力至高无上,谁敢质疑。

    “江山大,只能如此。殿下应该这个道理。”长孙无忌叹息道:“殿下还是有机会的,只要不到最后关头,一切都是有希望的。”

    李景桓听了顿时叹了口气,他当然知道这件事情,只是李景隆占据了先机,获得这么大的利益,让他心中不舒服,好像是将自己的领土给挖走了部分。

    “其他的还好,主要是人才,天竺王裂土封疆,最主要的就是得到了大量的人才,这才是最主要的。无论是文官也好,或者是武将也好,天竺王都吸引了不少人前往。”长孙无忌更加重视的是人才。

    李景桓看了长孙无忌一眼,将心里面的话给收了回去,实际上,他心里面担心的是自己不是李景睿的对手,现在出了一个李景隆,相信不久之后,李景智等人这些没有机会成为太子的人,也想着分封出去,这样最起码能得到大量的土地,看看西域之地,有数千里之遥,也是分封的好地方,还有扶桑、林邑等地都是如此,先行册封自然能得到更多的好处。

    “现在天竺王的事情,景桓想那些弟兄们恐怕都等不及了,甚至朝中的官员也等不急了,离开中原,前往皇子麾下,不说其他的,在那里可以得到更多的好处。”李景桓忽然轻笑道。

    “这也是一条途径,不是吗?”长孙无忌不在意的说道。

    李景桓点点头,他看了长孙无忌一眼,顿时明白长孙无忌心中所想,长孙无忌是看不上周边的国家,哪怕这些属国的皇子也将成为皇帝也是一样,占据中原,才是真正的天朝上国,其他的都不算什么。

    只是,他们将自己放在什么位置呢?李景桓按住心上的一点不满,轻笑道:“母妃听说宁妃娘娘为大哥寻了一门亲事,母妃也着急了,现在正在四处为我寻觅一门亲事呢!”

    “娘娘着急了,这件事情陛下那边肯定有人选了,我看,应该不会像天竺王那样简单。”长孙无忌笑呵呵的摸着胡须说道:“天竺王已经失去了机会,为他选王妃,只是宁妃出面就行了,可是殿下就不一样了,殿下是有机会成为太子的,殿下的婚事恐怕不是娘娘能做主的。”

    “不管以后是什么身份,景桓还是希望身边辅佐的人越来越多。”李景桓低声说道。

    长孙无忌目光闪烁,点点头,说道:“殿下放心,这件事情臣会帮助殿下办好的,臣在吏部,知道不少的青年才俊,这些人都是难得的人才,足以辅导殿下。”

    李景桓听了脸上露出喜色,赶紧谢过长孙无忌。

    两人又商讨了一下当前的局势,长孙无忌这才告辞而去。

    李景桓看着对方离去的身影,俊脸上露出复杂的神色。长孙无忌是个人才,能力也很不错,但他也是有缺点的,什么事情都是他做主,掌控力太强,这是李景桓十分不满意的地方。

    “进宫,去见母妃。”李景桓决定自己出手,等到长孙无忌出面,未必能找到自己中意之人,相比较长孙无忌,他更喜欢和自己母亲说话。

    长孙无忧听着自己儿子的话,眉宇之间多了一些忧色,自己担心的事情终于来了,李景桓固然很仁慈,但在权力面前,哪里还有什么亲情可言,长孙无忌虽然聪明,可也很霸道,专横,终于引起了李景桓的不满。

    “你想怎么办?”长孙无忧望着自己的儿子。

    “母妃,不管未来如何,儿臣认为自己应该有自己的心腹,舅舅才能卓越,但舅舅的心思在朝堂,他是不会跟着儿子分封一方的,儿臣也要做好其他的准备。”李景桓并没有隐瞒自己心中所想。

    长孙无忧点点头,自家兄长志向远大,他的目标就是崇文殿大学士的位置,甚至可以说是岑文本那个位置,让他去自家儿子的藩国,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自家儿子不一样,若是争夺太子之位失败,下一步就是去藩国,至于去了藩国,才能走进另外一个天地,这个时候若是不准备一二,恐怕等到以后,人才都落入他人之手。

    “你可有人选?”长孙无忧询问道:“你宁妃娘娘选了燕京书院的博士倒是一招好计策。诸葛明朗身边有不少学生,这些人都是诸葛明朗的好帮手。所以天竺王南下的时候,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孩儿也是这么想的。治理地方,文臣最为重要,尤其是天竺之地,几乎是从一片空白的地方,重新作画,虽然很困难,但只要操作得当,甚至比国内更好治理。”李景桓忍不住低声说道:“现在要是裂土封疆的话,几十年间或许能得到一片如画江山。”

    “你也有这种想法?”长孙无忧望着自己的儿子,嘴角含笑。

    她并不认为这种想法是错误的,如同自己儿子所想的那样,提前离开,就提前离开的好处。有足够的时间得到更多的领土,得到更多的有志之士的帮助和支持。

    “母妃,太子之位是何等重要,父皇岂会轻易授予,按照儿臣的推测,就算是大哥,仍然是考察之中,所谓的天竺王也好,唐王也好,甚至太子也好,不过是父皇的一句话而已,成为天竺王,未必没有没有机会。”李景桓忽然说道。

    长孙无忧听了美目一亮,连连点头,说道:“你有这样的想法,就很难得,你父皇年富力强,掌控天下还有几十年之久,这里面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你所说的这种情况也不是不可能发生的。”

    一切都是因为皇帝太过年轻了,有足够的时间和资本,随便在任何时候更改朝中的一切,包括太子在内的一切。

    “儿臣在诸多皇子之中并不占据优势,所以儿臣有些担心。”李景桓有些沮丧,解释道:“母妃有所不知,最近父皇并没有给儿臣任何指示,这让儿臣心中忐忑不安,生怕自己做的事情,引得父皇心中不满。”一个强势的帝王,就是自己的儿子,在心里面也是很害怕的。

    “你父皇国事繁忙,几十万大军都在西域,一招不胜,满盘皆输。相比较而言,国内虽然有些问题,但文有岑文本,武有李靖,不会有太大的问题,最起码不会动摇根基,你父皇哪里有时间管你呢!”长孙无忧安慰道。她已经察觉到自己儿子所面临的压力,但是她没有任何办法解决这件事情。

    “儿臣身边虽然有不少的官员,文臣也很多,但可用的人太少了。”李景桓有些惭愧。

    “哼,你也知道你身边都是一些什么人,这些人有任何用处吗?我可是听说了,这些人只知道吟诗作对,留恋风月之所,能力实际上不过是平庸之辈,你还将这些人当做一个宝。”长孙无忧顿时有些不满了。

    “儿臣知罪。”李景桓被自己母亲说的俊脸通红,他身边的确聚集了不少人,这些人是什么货色,他也是很明白的,他心中很厌恶这些人,可又离不开这些人,他的贤王之名就是这些人传扬出去的,一旦离开了这些人,自己的名声恐怕就毁掉了。

    他现在已经离不开这些人了,一旦离开,朝野上下,都会说自己的坏话,自己辛苦经营的一切,都会化为乌有,甚至有的时候,自己还要为这些人收尾。

    “这些人迟早是一个祸害,你既然自己不愿意出手,那就让其他人出手吧!你父皇是什么性格,你也是知道的,你认为你的父皇会允许这些贪官污吏、碌碌无为的官员存在吗?有这些人,迟早会拖累你的。”长孙无忧凤目中闪烁着一丝威严。

    “母妃,这些人都依附在儿臣身边,代表着儿臣的脸面,儿臣不说话,何人敢对这些人动手?”李景桓苦笑道。

    “有个人连你父皇都敢弹劾,更何况这些大臣了,你也太将自己当回事了。”长孙无忧不屑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说道:“你以为你这个监国很大吗?朝中那些大臣们都是跟随你父皇的,他们只是忠于你的父皇,哼,你看看,你要做错了事情,这些人可还会给你留情面。”

    “儿臣愚钝。”李景桓面色涨的通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