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 > hg1088开户代理 > 今夜星辰似你诺筱颖 > <b>《今夜星辰似你诺筱颖》最新章节</b>(提示:已启用缓存技术,最新章节可能会延时显示,登录书架即可实时查看。) 第1295章 只是为了孩子

<b>《今夜星辰似你诺筱颖》最新章节</b>(提示:已启用缓存技术,最新章节可能会延时显示,登录书架即可实时查看。) 第1295章 只是为了孩子

    “咳——咳——”勒斯难受地咳了两声,摆手道,“你、你不用担心,你有傅夜沉的手令,他们、他们不敢拿你怎么样。”

    “你当时送我‘五帝门’保护合同的时候,是不是早就料到我迟早会有危险?”秦念夏冷静地问道。

    勒斯却将目光挪向一旁,沉默了。

    “你为什么会知道我会有危险?”秦念夏再次质问。

    勒斯叹了口气,开始找借口搪塞:“你知道的,我是开酒吧的。酒吧里,总会有一些旁门左道的消息传入我的耳朵。”

    “你知道我是什么身份?”秦念夏顿时眉心紧蹙。

    勒斯缓缓垂了垂眼帘:“你具体是哪个道上的身份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在y国的时候,我有收到消息,有人要抓你,至于原因,我没打听到。candy,你到底得罪了什么人?”

    “先想办法离开这里!”秦念夏搀扶着勒斯站了起来。

    房间的门已经反锁,秦念夏将勒斯扶到一旁站稳,然后从自己的小背包里拿出工具开始撬锁。

    勒斯有些大跌眼镜地看着秦念夏,诧异道:“candy,你什么时候改行当起小偷了?”

    “别乱说!我可不是小偷!”话一落,秦念夏持着工具的手,蓦然顿了顿。

    她记得,傅晏琛也曾说过她是小偷……

    “我们就这样出去妥当吗?”勒斯接着问。

    秦念夏回过神来,继续撬锁,回答道:“外头没有人看守,而且,这里是游轮,整艘船,全都是旅客。”

    突然,房间里的摆钟“噹噹噹”地响起。

    秦念夏只觉后背发凉。

    她下意识地转了身,却见勒斯不知何时握着一把匕首向她刺了过来。

    千钧一发之际,她敏捷地闪开,跳到了勒斯的身侧,双手用力抓住了勒斯紧握着匕首的手腕。

    她焦虑地问:“勒斯!你是怎么回事?”

    “杀了你!我要喝血!”勒斯面无表情地说道,两眼空洞无神,像一具行尸走肉。

    秦念夏这才反应过来,勒斯中了冒先生的嗜血蛊。

    刚刚的钟摆声,是他的“催眠点”!

    要想让勒斯“醒”过来,得下一次钟摆响起,也就是一个小时之后。

    “我要杀你取血!”勒斯突然用力将她甩开。

    秦念夏随着惯性,跌撞上了桌角,而后摔倒在地。

    她只觉腹部疼得厉害,还未缓过神,勒斯就已经扑了过来,再次向她挥起了匕首。

    眼瞧着勒斯即将刺下来,她再次抓住勒斯的手腕,奋力阻止,并试图叫醒勒斯:“勒斯,你快醒醒!我是candy!”

    而此刻,勒斯正坐在她身上,刚好压着她腹部疼痛的那块地方。

    秦念夏开始额冒冷汗,抓着勒斯的双手也在隐隐发抖。

    她的力度不及勒斯,匕首正缓缓往下降。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个男人的说话声:“小丫头,冒先生传话说,既然你不讲信用,招来了‘五帝门’的人,那么,冒先生就让这一船的人,为你的不讲信用陪葬好了!”

    “我没有不讲信用!”秦念夏歇斯底里地吼道,“你不要伤害无辜!”

    但门外已经没有声音了。

    勒斯用力刺下来,她敏捷地挪动了肩膀,躲过了这一刀。

    突然“嘭”地一声巨响,整个房间都在震动,随即,地板开始倾斜。

    屋内的家具开始打滑,摆钟在倒地带动摆针发出“噹”的声音。

    下一秒,勒斯骤然清醒,看到自己手里握着匕首还坐在秦念夏的身上,吓得连忙扔了匕首,从秦念夏身上爬起来。

    然而,他却未站稳脚,随着倾斜的地板滑了下去。

    秦念夏再次爬起来,去将房门打开,外头传来一阵男男女女的呼救声,还有小孩的哭声。

    就在她以为船要沉了的时候,房间却正在慢慢地恢复平衡。

    外头的哭闹声也不似刚刚那么聒噪。

    此时,天空中盘旋着数架军绿色的直升机。

    秦念夏认得那几架直升机上的标徽,是特战局!

    勒斯扔掉手里的匕首,踉跄着走了过来,伸手抓住秦念夏的手腕,凝眉道:“candy,你得跟我走,我带你去见一个人,他可以保护你。”

    “对不起,勒斯,你中了‘嗜血蛊’,听到钟摆报点的声音时会失去理智,随时都有可能危及身边的人的性命。”

    “我?‘嗜血蛊’,那我刚刚有没有伤害到你?”

    “你没有伤害到我!但是,现在不是我跟你走,而是你得跟我走,你中的蛊,除了冒先生,只有我外公才能解!”

    秦念夏刚把话说完,隐隐听到一阵整齐的脚步声,立马把房门关上,拉着勒斯往大床边走。

    “把衣服鞋子全脱了!”

    “为什么?”

    “来不及了,你赶紧脱!”

    勒斯还未缓过神,秦念夏便开始扒拉他身上的衣服。

    随后,她将勒斯推倒在大床上,并扯乱了自己身上的衣服,俯下身去抱住勒斯。

    勒斯有点儿不知所措。

    秦念夏刚将他的双手,往自己腰间一放,房门“乓”地一声,重重的与墙壁碰撞。

    “勒斯,我爱你,我想跟你一起回y国。”她随即说出这句话。

    勒斯一脸茫然地看着秦念夏。

    若是让主人知道,candy对他说了“我爱你”这三个字,那主人一定会将他碎尸万段!

    勒斯想想都有些后怕。

    此时,余光里有个高大的身影疾步上前,带来了一阵透着戾气的寒风。

    傅晏琛那张俊脸,很快便出现在了视野里。

    勒斯顿时神经紧绷。

    只见傅晏琛很轻松地将秦念夏从他身上捞了起来。

    勒斯感觉,此刻的傅晏琛比他的主人更加“恐怖”!

    甚至让他有种世界末日的错觉。

    秦念夏手脚并用,一边捶打着傅晏琛的胸膛,一边挣扎道:“混蛋!你放开我!”

    “把这个可疑人物压下去!”傅晏琛冷冷地命令道。

    随即上来两名战士,将勒斯从大床上架起。

    “candy救我!我不是可疑人物!”勒斯顿时有些欲哭无泪。

    秦念夏瞥了勒斯一眼,焦急地喊道:“傅晏琛,你放了勒斯!”

    “带下去!”傅晏琛全然不听,一声令下,他们便将勒斯带走了,顺道还替他把房门给关上了。

    “candy救我!”房门外,勒斯的呼救声逐渐远去。

    秦念夏心急地继续推搡着傅晏琛,结果,她不但没将他推开,反而让自己跌坐在床上。

    傅晏琛也因此顺势凑上来,将她禁锢在他的双臂间无路可逃。

    他大手一挥,直接捉住她的手腕压向头顶,将她推倒在床,另一只手则从她的衣摆下探入伸到了她背后的小衣暗扣处。

    “看来是我没有将你喂饱,才让你跑出来偷吃?”

    秦念夏蹙了蹙眉,咬牙切齿道:“我不需要你‘喂’了,刚刚勒斯已经‘喂’过我了!”

    “穿着衣服也能‘喂’?来,跟我也试试看,怎么个‘喂’法?”

    “傅晏琛你……”秦念夏顿时急红了脸,只觉自己的小衣松了,如果她再乱动的话,只怕自己真就成了这个霸道男人的“美食”。

    眼看着男人即将吻下来,她又急得连忙开口道:“傅晏琛,你成全我和勒斯好不好?求你……”

    “求我?”傅晏琛稍稍紧了紧手上的力度,“你这是求人的样子吗?”

    手腕上传来绷痛的感觉,秦念夏蹙了蹙眉头,反问道:“那你说,我要怎么样求你?你才能放我和勒斯离开?”

    “生下我的孩子。”

    秦念夏身心一怔,顿时痛彻心扉地歇斯底里起来:“你跟我在一起,就只是为了生孩子,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