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 > 澳门电玩开户 > 直播之狩猎荒野 > 《直播之狩猎荒野》正文 第六百四十九章 夜战(求月票)

《直播之狩猎荒野》正文 第六百四十九章 夜战(求月票)

    子弹穿过脖颈,击碎了前风挡玻璃飞出,迸溅的鲜血,顺着碎裂的玻璃纹路,交织成了一副诡异而又血腥的赤红色蛛网。

    叛军司机尸体不受控制地向前栽,压着油门和方向盘,令失去控制的汽车,横冲直撞地在树丛内乱跑,最后“轰”地一声,撞在一棵树干上!

    “东北方向!身后!”

    汉默捂着被撞击的额头,喊了一声,就要学吉拉德,将死尸从车上扔下去。

    而听到他的命令后,这帮七扭八歪的叛军士兵,立即站起身回头,拿着ak47在丛林中乱扫。

    这帮人本身就没有什么专业军事素养,拿着枪就只知道扣扳机,将一梭子子弹尽数打完,就好像一个无情的手冲机器。

    并且,ak47虽然威力大,但毕竟属于中短距离作战的突击步枪,对于三百米外的目标,早已失去了精准性和致死威力,可对于王奎来说,他的黑色国度栓动步枪,却正好可以在这个距离下,发挥出最恐怖的威力!

    砰!

    又一枪,王奎再次解决掉了一名后斗上的叛军士兵。

    这枪法实在太恐怖了!

    “汉默,快隐蔽!”

    玛西亚冲着汉默喊了一声,带头先跳下了车,这样继续拖下去,这一车人都会成为活靶子,被全部杀掉。

    “吉拉德,我们被拖住了!!”

    汉默对着对讲机喊了一声,跳下车后,拿起夜视望远镜,开始在丛林内侦查起来。

    吉拉德其实早就发现汉默的车辆失去控制,但是他这边的情况也不容乐观,在失去了穿越机器轰炸这个威胁手段后,对面所有人已经开始肆无忌惮地反击,子弹噼里啪啦地打在车尾上,已经有一名士兵中了流弹死亡。

    他干脆直接一脚刹车,“得想办法解决掉屁股后面的这些苍蝇!”

    陈昂低头看了眼表,此时已经接近夜里10点,现在南非反盗猎部队已经赶了过来,继续拖下去,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保卫者部队陆续围过来,他必须为自己早做打算才行。

    思来想去,他找到了帕维默,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

    在盗猎叛军开始下车隐蔽后,正中王奎下怀。

    他原本的目标就不是要杀光人,而是限制盗猎者和叛军离开,拖得越久,官方部队赶来的距离就越近,对他们越有利。

    于是。

    王奎用远红外望远镜观察了一下车辆后,开始瞄准油箱口的位置开枪。

    砰!砰!轰隆!连续两枪,子弹贯穿了铁板,弹头摩擦金属产生的火星点燃了油箱,瞬间引爆了车辆。

    望着冲天而起的橘色火光。

    汉默的脸狰狞到几乎开始扭曲,这个王奎,是要把他们的后路彻底断绝!

    “玛西亚,把这小子给我找出来!”

    玛西亚听到命令后,立即从背包内找出红外夜视瞄准镜,安装在了aw上。

    夜视仪分为三种:微光、红外、热成像。

    所谓微光,就是放大环境光,而热成像则是类似蛇的眼睛。

    而她使用的红外,则与王奎的红外望远镜一样,是主动发射远红外光线,通过目标反射红外光线成像,成像效果无疑比光学瞄准镜差很多,可视距离较近,且有很多噪点,需要多次修正弹道才能掌握准度。

    但眼下这种光线条件,普通光学瞄准镜几乎就是个瞎子。

    砰——!

    一发子弹,击打在王奎脚前不远处的草地上,听声音,还是那个aw狙击手。

    王奎立即缩回身子,背靠在树干上,下一秒,又一发子弹,击打在了他脚刚才踩着的位置,留下一个弹孔,如果再慢上一秒,那么开花的,就是他的脚丫子。

    这么快就找到我的位置了?

    夜视仪!

    对于拥有项链透视外挂的他来说,深知能在黑夜中如此轻松找目标的,也只有夜视仪了,“小心,对面狙击手有夜视仪!”

    “我们从南非反盗猎部队的头盔上,也拿到了夜视仪!”

    琴科夫从对讲机里解释了一句。

    南非反盗猎部队这类特殊组织的装备水平,是介于职业部队与民用雇佣兵之间,像特种部队,比如美国的海豹突击队,携带的头盔基本都是四眼夜视仪,也就是双成像模式,尤其是热感成像,几乎能让敌人无所遁形,但造价也极高,光一个头盔就数万美金。

    而像反盗猎部队,只能配备得起双通微光或红外这种单一夜视仪头盔。

    王奎知道有几名反盗猎部队的佣兵被盗猎者中的狙击手击杀,说句难听的,没想到琴科夫手脚还挺快,舔“自己人”舔得倒是干净!

    “坎昆,我需要你帮我咬住对面的狙击手。”

    收起杂念,王奎开始给坎昆下达命令,因为他现在的位置,已经完全被对面的aw狙击手咬死,根本出不了这棵树干的范围。

    而坎昆的单筒望远镜本身就具有光学、夜视双模式,想找个人并不难。

    “好!”

    听到坎昆的呼声后,王奎深吸一口气,从地上薅起一捆杂草,试探性地将其伸出树干外。

    砰——!

    枪声响起,超音速子弹的气流瞬间卷断了野草。

    观众们看得心惊肉跳得。

    【卧槽,这反应太快了!】

    【对面这个狙击手有点牛逼啊,是那个陈昂么?】

    【希望老奎他们不要出事儿!】

    ……

    “找到了……”

    延迟了一秒左右,对讲机里便传来了坎昆的声音,随后,“砰”地一声枪响,盯准对面的aw狙击手,打了回去。

    在坎昆开枪的瞬间,王奎一记翻滚,滑入了身旁的树丛,开始拼命逃窜。

    哒哒哒!

    老奎这一动,就像是比赛的发令枪一样,瞬间牵动着整个战场的火力输出,双方都在以他为中心,进行火力倾泻。

    他找到一棵树干停下后,背贴着树,一边扭头观察战场,一边从腰间卸下水壶,扭开,咧着嘴,咕嘟咕嘟,灌了两大口水,用手套摸了下巴,盖上盖子挂上,继续抄起黑色国度,起身抬手一枪,砰!

    一名咋呼得最欢的叛军士兵,登时就被子弹贯穿了胸口。

    【卧槽,老奎求求你别打得这么轻松好么,要不我会误以为我也行!】

    【这一幕可太潇洒了!】

    【老奎:提神抗疲劳,就喝乐虎!】

    【大哥,原本正紧张呢,你这一句话,瞬间给我破功了!】

    ……

    夜间战场。

    夜视仪就像是外挂一样,拥有绝对的压制力,短短几分钟间,双方各有死伤。

    不知道是出于恐惧,还是子弹不足。

    树丛内的枪声开始逐渐变少,最后就像是变成了哑巴一样,一下子安静下来,除了汽车爆炸残余的燃烧声,其余什么都没有。

    所有人都躲在树后,等待着对方先行开枪暴露。

    这时。

    布伦特终于带着剩余的四名佣兵,找到了琴科夫,“我是南非反盗猎部队的指挥官,布伦特!”

    “大狼狗狩猎小队,琴科夫!”

    看着匍匐而来的灰色胡渣白人,琴科夫压了下自己刚从死人身上扒下来的夜视仪头盔,算是打过招呼。

    一扭头。

    布伦特看着蒋晨、织田永真,马约尔,也都带着自家佣兵的头盔,不由眼皮一跳,倒不是惊讶于他们的“摸尸”速度,而是能力。

    作为职业反盗猎佣兵,布伦特是听说过“大狼狗”这个名字的。

    但也只是从他们近几次的行动中,简单了解过,其中最出名的一次,好像是前一阵的“澳洲超级山火营救案”,以一己之力,联合了三只消防主力,灭掉了超过六万公顷的超级火灾。

    他本以为诸多传言,只是传言。

    可没想到,今天算是亲眼见识到了什么才叫真正的“职业”!

    在这种混乱战火交织的状态下,己方人员损失惨重,但大狼狗狩猎小队全员无伤,并且,穿越机轰炸这个点,也是大狼狗负责解决的。

    “我收到官方消息,保卫者部队、州警察以及特种部队全都在赶来的途中,预计速度最快的就是附近营地的保卫者!”

    布伦特看了眼人员,“你们谁是队长?”

    “队长在前面!”

    蒋晨抬着下巴示意了一下。

    布伦特扭头一看,不远处,三十多米的位置,王奎仍旧蹲守在那里,用望远镜仔细观察着敌方的动静。

    忽然。

    他好像是有什么发现一样,立刻松手,抬起步枪,砰!

    “啊!”

    对面的惨叫持续了半声,就一命呜呼,紧跟着,王奎便遭受着火力压制,可一直紧盯着的琴科夫、坎昆、蒋晨、织田永真,也都不是吃素的,瞬间跟着压制了回去。

    趁着双方对峙,王奎再次抄着枪,向前翻滚逼近。

    “走!”

    琴科夫喊了一声。

    他跟蒋晨继续架枪,织田永真跟马约尔立即跟上王奎的步伐。

    就这样,小队分三批依次行进,坎昆作为狙击手,始终不动,负责压制敌方的关键输出点。

    不得不说。

    光是这一份严格的战场执行力,就值得布伦特的小队进行学习。

    与此同时。

    西侧树丛后。

    杰西尼看着远处抖动的野草,迅速补了一个短点射,暂时压制了对方的速度,“法克!对面感受到我们的火力变弱,开始近了!”

    汉默按着对讲机,“玛西亚,还找不到王奎么?”

    玛西亚摇头,小声道:“他太灵活了,而且对面的狙击手非常厉害,我只要开枪,对面两秒内就会锁定到我的位置!”

    “该死!”

    汉默手垂着地面,“吉拉德,你们那边情况怎么样?”

    “我还剩下两个人!”

    对讲机里,吉拉德声音仍旧毫无波动。

    “两个?就剩下陈昂和帕维默了?”

    上车的时候,帕维默跟陈昂是被安排在吉拉德的车上,而他跟玛西亚、杰西尼则在另一辆车上。

    “你说的那两个人。”

    吉拉德停顿了半秒钟,再次确认:“已经不见了!”

    “不见了?!”

    汉默差点儿没气到直接站起来大吼,“你是怎么看的人!”

    吉拉德眉头一皱,“汉默先生,您好像并没有让我看着他们!”

    法克!法!克!

    一群废物!!

    汉默咬着牙,在心里疯狂吼骂,强压下心中的怒火后,他按下对讲机,低声追问:“陈昂!你到底把帕维默先生带到哪去了!陈昂!回答我!”

    大象平原西北部。

    两人,两狗,正在草原中一路狂奔。

    正是陈昂跟帕维默。

    “呼呵……陈昂先生,我们还需要跑多久?”

    经过一晚上的紧张狩猎和危险的战斗,帕维默已经逐渐开始体力不支了。

    “再有五公里,我们就能跑出克鲁格国家公园。”

    陈昂喘着粗气,回头望向天边的树丛:“汉默那帮人已经陷入疯狂了,王奎这个人我太了解了,只要第一时间没有杀掉,让他有了准备,后续再想要弄死他,是需要付出天大的代价!”

    “我们要是继续留在树丛里跟王奎干耗着,最后的下场,只有死!”

    帕维默虽然侦查力没有陈昂那么警觉。

    但他明白一个道理,就是如果继续留在交战现场,很有可能会被流弹杀掉,所以,在陈昂找上他,答应送他偷偷离开后,帕维默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并且。

    从这几天的追猎,以及今晚的一系列表现,足以证明陈昂的判断力是很正确的。

    ……

    树丛内,无论汉默怎么喊,陈昂跟帕维默都没有回应。

    “他们又逼近了!”

    玛西亚说了一句,扣动扳机,砰,暂时压制了进攻的王奎,但也仅仅是暂时,因为很快,来自于坎昆的狙击,就打在了她身旁的灌丛中。

    “法克!帕维默走了,王奎杀不掉,我们继续留在这里,毫无意义!”

    汉默能说出这句话,就证明他心里已经有了退意。

    真他妈可笑!

    辛辛苦苦准备了这么充分,带着叛军部队,跟穿越机轰炸两大手段,竟然被一个小小的王奎,和一只破鸟,给全数瓦解。

    这要是传出去,不得让同行笑得屎都喷出来!

    “问题是……王奎和那个狙击手咬我们咬得很死,现在车被毁了,没有火力压制,我们很难走掉!”

    杰西尼一边点射琴科夫所在的方向,一边开口。

    汉默自然也知道这点,他眯了眯眼睛,按下对讲机:“吉拉德,我们需要断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