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 > 澳门电玩开户 > 强化医生 > 《强化医生》正文卷 1267 酒大真伤身
    (感谢宝宝不负天月票鼓励)

    “昨天晚上那位破伤风患者的情况怎么样?”

    第二天一早,刘半夏来到急救中心后就跑到了楼上。

    “昨天发作了两次全身性痉挛,第二次发作之后已经给予了插管处置。”刘依清赶忙说道。

    “目前就是出汗有些严重,但是生命体征还算稳定。心率快了一些,听诊肺音正常。情绪上有些焦虑,他的妻子也一直守在一边呢。”

    “你昨天晚上守一宿吗?”刘半夏问道。

    “是我和李浩轮班的,今天就会换成苏文豪和黄波。刘老师,这个病痉挛的时候……真的蛮痛苦。”刘依清说道。

    刘半夏点了点头,“全身痉挛哪里是那么轻松啊,也给他妻子多一些的鼓励吧。目前也就是他的妻子能够给他精神支撑,咱们都白扯。”

    “上边交给他们吧,还是需要到楼下接诊。患者陆续多起来,才大年初二啊,我上来的时候就看到好几个侯诊呢。”

    “哎……,还以为到初五之前能够清闲一些呢。”刘依清叹了口气。

    “这就已经够清闲了,换成往常这个时间,哪一个不是得忙得脚踢后脑勺。”刘半夏笑着说道。

    反正他就觉得现在也是蛮轻松的,毕竟是过节嘛。等春节假期以后,估计会有一波忙碌的小高潮。

    领着人在病房里巡视了一圈,除了那位破伤风患者,别人的情况都是很不错的。

    唯一有些麻烦的,还是昨天赶过来的那些患者家属。

    大过年的也没有别的地方去,员工宿舍还不爱呆,就只能再次凑到医院里来。

    这个事情就算是周倩也没法强硬的管理,只能是尽量劝阻。

    毕竟不是只有他们这一波住院的患者,还有别的患者需要休息。

    对于这些患者遭遇车祸可以表示一下同情,但是他们的家属扰乱了医院的正常秩序,那就不成了。

    刚刚查完房,他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王哥,是有需要会诊的吗?”接通电话后刘半夏问道。

    “是啊,下来一趟吧。有一位肝硬化合并肝肾综合征的患者,你看看手术的几率大不大。”王欢说道。

    “好,我这就下去。”刘半夏应了一声,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刘老师,什么病症啊?”苗瑞好奇的问道。

    “肝硬化合并肝肾综合征。”刘半夏说道。

    “好家伙,要是到这个程度的话,手术介入也够呛了吧?”黄波说道。

    “是啊,没啥事就都跟着下去看看吧。”刘半夏点了点头。

    达到这个程度,往往都会是肝硬化终末期的患者。目前的好消息就是没有在这个病症的基础上发作肝癌,那样的话就更是一丁点的机会都没有了。

    来到了楼下,看到了患者的情况之后,刘半夏的心里就叹了口气。

    患者五十多岁的年纪,现在就躺在诊床上,肚子膨隆,肝腹水的情况也变得很严重。黄疸就更不用说了,不用细看都能看出来。

    家属也都等在一边,一脸的焦急。

    “你看看吧,这是今天的相关检查报告。”王欢说道。

    刘半夏拿过来仔细看了一下,又看了超声和核磁的检查结果。

    “怎么拖了这么久啊,单纯的手术介入已经够呛了,唯一能考虑的就是肝脏移植。没有别的问题,就是喝酒喝的吧?”看过之后刘半夏问道。

    导致肝硬化的病因有很多,比如说肝炎啊、药物啊、工业毒物、胆汁淤积、血吸虫病等等。

    但是要是这样的病因在检查上会有一些体现,而患者目前的检查结果,就很符合酒精性肝硬化的标准。

    肝功能的检查结果处于失代偿期,肾功能也受到了影响。超声显示肝脏无数圆形或是类圆形的低回声结节遍布全肝,细小而均匀。

    要是肝炎造成的肝硬化呢?往往比较分散,也会大一些。而且肝炎性肝硬化的肝脏边缘往往也会有锯齿形,肝脏体积缩小的表现。

    “医生,手术也治不了吗?”患者的儿子问道。

    刘半夏点了点头,“从现在的情况看,剩下的唯一途径就是做肝脏移植了,而且他现在也得住院调整,还需要尽快寻找供体。”

    “这些检查指标现在要是跟你们解释,你们也是听得很糊涂。但是从现在的检查结果上我就可以看出来,肯定是有长期的饮酒史。”

    “而且可能在以前就有肝硬化表现,只不过没有当回事。你们啊,真的应该多管一管他,现在只能是维持了。”

    这也没有必要背着患者讲了,一家子都凑在这里呢,肯定也是早就知道的一个情况。

    “没做钡餐或是内镜检查?”刘半夏又问向了王欢。

    “这不就是等你下来看看,看看是不是入院治疗。”王欢说道。

    “医生,要是肝脏移植的话,我爸能救活吗?我或是我哥哥的肝行不行?”这时候患者的女儿开口了。

    “子女作为供体,也是可以的。但是也需要做仔细的检查,并不是说子女就都可以。”刘半夏说道。

    “你父亲目前现在的情况,肝脏移植还是有一定机会的,也是他目前唯一有效的治疗方案。”

    “毕竟是非常大的手术,谁也不能保证移植后就会一定成功。而且移植后也会有很多问题需要考虑,比如说肝脏的排斥问题等等。”

    “但是你们也要考虑好,对于你们来讲,这同样是大手术。而且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也会影响到你们的生活。”

    “我们作为医生来讲,也必须要把所有的情况都跟你们讲清楚。这样吧,刘依清,你跟他们讲一下酒精性肝硬化,还有肝脏移植手术的相关问题。”

    “好的,刘老师。”

    刘依清赶忙应了一声,然后引领着患者家属到一边的房间,患者也推了过去。

    “咋样,有没有把握把这台手术给拿下?”王欢问道。

    “你打算让我来啊?我可没有主刀过,只是看过啊。”刘半夏说道。

    “那有啥不行的?肝脏手术你都做多少台了,还有器官移植的经验,我觉得你努力一下应该是没问题的。”王欢说道。

    “挑战的系数太高了,不是那么好操持。”刘半夏苦笑着说道。

    “不过这位患者怎么拖了这么久才过来啊?他的症状也是蛮明显的了吧?正常来讲早就应该接受治疗才对。”

    “患者以前是业务员,为了拉业务,年轻的时候就没少喝酒。也知道自己有肝硬化,后来有所控制。”王欢说道。

    “三年前老伴去世了,孩子又都在外边工作,他自己又把酒给捡了起来。腹水的情况,他只以为是自己喝酒吃肉胖的呢。”

    “不过也算是可以吧,最起码闺女儿子都有心思给老父亲捐肝。也只能看看他们是否能配型成功了,指望外边的供体,太难了。”

    刘半夏点了点头,这是实话。所以他才会让刘依清跟他们把情况都讲清楚,不管是谁提供干仗,对于他们的生活都会造成很大的影响。

    可是他们父亲的情况呢?还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支撑来等待合适的供体。

    需要肝脏移植的患者同样有很多,最先想到的也是亲属的供体提供。实在没有办法了,才会在移植名单上等待。

    “等他们有了决定,我还是问问主任去吧。这个事情稳妥一些来讲,还是主任主刀更好一些。”刘半夏说道。

    “咋了?这有些不像你的风格啊。”王欢好奇的问道。

    “那我不是想着要脚踏实地嘛,肝脏移植可不是半肝切除,牵扯到方方面面的问题太多。这两台手术全做下来,估计得十五个小时左右吧。”刘半夏说道。

    “要是换成我年轻那会,没准脑袋一热就把活给揽过来了。现在可不成,我已经成熟了很多,必须要慎重考虑。”

    “不过酒这个东西,真的应该劝所有认识的人都应该适量的喝才行。危害太大了,这就是硬喝出来的毛病啊。”

    王欢都不知道该说啥好了,还年轻那会呢,好像有多老一样。

    刘半夏虽然是开玩笑的说,也算是他的心里话。移植跟常规切除,那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切除的话你就根据患者的实际情况来就好了,移植呢?你在摘取供体的时候就得为接下来的手术考虑。

    要不是这样的话,他早就往这方面下手了。

    他也参与过移植手术,自然知道这方面的难度系数有多高。

    这样的手术就不允许有哪怕一点点的失误,因为你的一个小失误,就会影响到整台移植手术。

    不管别人怎么想吧,反正他就是这么想的。

    当然了,如果周书文考虑之后,觉得这台手术他可以尝试一下,那就是另一个考量的方面了。

    这属于领导最自己的肯定,自己也得勇于承担起来。

    只不过将来这台手术能不能上,也得看患者的孩子们是不是能够配型成功,现在想那么多也没有太大的用处。

    刘半夏也没有在这边多聊,还是出去忙活接诊吧。等患者考虑好了,才能确定接下来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