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曹操喊我去盗墓 > 《曹操喊我去盗墓》正文 第四百九十一章 吴良的计划(4000)

《曹操喊我去盗墓》正文 第四百九十一章 吴良的计划(4000)

    “对于一道美食而言,的确是个难得的好名字……”

    众人闻言亦是纷纷咋舌赞道。

    不论是如今还是后世,只要是稍微有点见识的人,对“太岁”之名都绝不陌生,其中将这个节奏带的最大的便是秦始皇,相传他在世的时候苦苦追寻的长生不死药就是“太岁”,可惜直至死去都不曾如愿。

    然而“太岁”真的存在或存在过么?

    这个问题哪怕在后世也依旧是个未知数。

    有学者认为“太岁”其实是由粘菌、细菌和真菌三类菌构成的一种稀有的聚合体,甚至新闻报道中还总有人挖出了“太岁”的奇闻异事。

    然而在真正有资格来评论此事的生物学家,“太岁”的存在、作用与功效依旧是一个未知数,那些新闻报道中出现的“太岁”,也未必便是天朝古代文献与传说中多次出现的“太岁”。

    另外但据吴良所知。

    “太岁”最早出现是根本就不是什么仙药,而是一种天朝古代的星象大师假设出来的天体。

    此事还要从天朝最古老的“岁星纪年法”说起,人们常在历史书上看到的一些“辛丑年”、“子未年”、“辛亥年”便全都是“岁星纪年法”的产物,甚至知道民国时期,“岁星纪年法”依旧是天朝最为主流的纪年法。

    也是到了近现代,天朝逐渐与世界接轨,才引入了与西方世界一致的“公元纪年法”,以至于“岁星纪年法”的使用率已经越来越少,即使如今购买的挂历上其实还标注了“岁星纪年法”的年份,在网上查询时间也同样会有“岁星纪年法”和农历日期,但还关注与懂得这些的年轻人已经越来越少了。

    而在“岁星纪年法”中,由于岁星的运行方向是由西而东逆时针方向而行,与实际生活由东而西的习惯不合,天文家为了方便,就找出了一个与岁星反方向而行的“假岁星”,叫做太岁,与十二辰配合起来用以纪年。

    而在“岁星纪年法”中,因为“太岁”与真正的“岁星”相逆,因此太岁的所在也是大凶的象征,明确提到“太岁”所在的方位乃是大凶之位,切记不能动土,否则必将祸患无穷。

    这便也是人们常说的“太岁头上动土”的由来。

    甚至历史记载中便曾出现过“太岁头上动土”从而导致家破人亡的案例,自秦之后几乎每个朝代都有相似的事件,秦朝以前则可能还是因为“焚书坑儒”毁去了大量史书,因此才没有背后后世考古发现,否则秦始皇又怎会有寻“太岁”的举动。

    而这些案例都有一个共同点,那便是这些苦主都从地下挖出了似肉非肉、似草非草、似菌非菌的“太岁”。

    因为在“岁星纪年法”中曾提到过,太岁到了哪个区域,相应的在哪个方位地下就会有一块肉状的东西,它就是太岁的化身,谁在这个方位动土就会惊动太岁,便会招致灾祸降临。

    所以……

    吴良果然又要装神弄鬼了,只是这次的手段略微曲折了些。

    他若不明说出来,旁人还真不容易猜到。

    不过要的便是这个效果,假如旁人一猜便能够猜得出来,那便是失败的“装神弄鬼”,很容易便会被识破。

    “公子,你这‘太岁’应当如何食用,是蒸了还是煮了,亦或是烤了?”

    于吉还在想着吃的事情,腆着一张老脸眼巴巴的问道。

    这年头甭管是肥肉还是瘦肉,只要是肉便没人回去挑,毕竟寻常百姓好几年也未必能尝到一点荤腥,更不要说有人连饭的吃不上。

    而于吉虽然跟了吴良之后时常有肉吃有酒喝,但这个家伙最钟爱的便是不怎么需要牙口的肥肉,几乎到了见着肥肉便走不动路的地步,尤其看到吴良的“太岁”色香俱全,自是被勾出了馋虫。

    “这玩意儿可不是给你吃的,尚有大用,你若真想吃,待日后回了陈留,我再给你做一些出来尝尝便是。”

    吴良笑呵呵的道。

    听了这话,众人自是又露出了不解之色。

    尚有大用?

    结合如今面临的事情,众人不难想到这玩意儿应该是与对付郝萌、曹性等人有关,只是究竟要如何施为,众人一时之间却还是想不透。

    “白先生,请移步一叙。”

    吴良又对同样是一脸不解的白启儒做了个请的手势。

    “吴将军请!”

    白启儒回过神来,连忙跟着吴良来到偏处。

    “白先生,方才这‘太岁’的制法你可看明白了么?”

    吴良笑着问道。

    白启儒点了点头:“明白倒是明白了,其实倒也不难,只是……”

    “看明白了就行。”

    吴良接着说道,“自今日起,你每日命人制作这么一块‘太岁’,再每日夜里派人暗中潜入不归谷中,寻找一个距离那伙贼人营地较近的他们挖出的坑洞将其摆放进去,记住,一定要确保能被那伙贼人找到,连续三日不要间隔,可以办到么?”

    “自是可以……”

    白启儒一边答应着,眉头却也同时皱了起来,沉吟了半晌之后终于有所醒悟,“难道吴将军是想要那伙贼人以为挖到了‘太岁’?”

    “这只是第一步,稍后我会将我的计划一一告知于你。”

    吴良点头笑道。

    “可是……那伙贼人若是不认得‘太岁’怎么办?”

    白启儒又有些担忧的问道。

    这种可能也不是没有,虽然“太岁”很有名气,但万一那伙贼人根本就没有这样的见识,自然也就无法想到这茬,那吴良这计谋便是在对牛弹琴。

    “这不重要。”

    吴良无所谓的笑道,“白先生只要确保他们能够发现即可。”

    且不说郝萌与曹性的部卒当中本就有一些略有见识的斥候,便是郝萌与曹性也定然有些学识,毕竟这年头士族当道,绝大多数武将其实都是士族出身,怎么都比没有途径读书识字的普通百姓强出一些。

    就算这些人真就没有这样的见识。

    此事之后亦是要回禀吕布的,吕布手下有能耐的部将与军师亦是不少,听了郝萌与曹性的回禀也定能猜出。

    而当场发现与后知后觉,对于吴良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

    他就是要吕布认为郝萌以前的遭遇与接下来的古怪遭遇,皆是因为“在太岁头上动土”所致,并非是这地方藏有古墓,并且“太岁”已经为他们所得,这个地方已经失去了价值。

    如此方可一劳永逸的接触白家与广川王墓的危机。

    当然。

    郝萌与曹性断然不可能全身而退,不过吴良也并没有教他们全部留在这里的打算,不然又由谁回去向吕布报信,自此断了吕布的念想呢?

    ……

    第二日一早。

    “将军,我等已经来了多日,几乎快将这山谷挖遍了,可是如今依旧个陵墓的影子都不曾见着,会不会是哪里出了岔子?”

    这次出行曹性乃是郝萌的裨将,说白了便是副手,因此主事的自然还是郝萌。

    其实历史上,曹性也一直没有郝萌官大来着,知道后来郝萌受了袁术的诱惑反叛吕布,曹性冒着生命危险助高顺斩下了郝萌首级,自此曹性才终于接管了郝萌的部队与官职。

    “其实我也如此想过,不过这又要如何解释我大约一年前在此遭遇的事情?”

    郝萌摇了摇头,正色说道,“尤其是那伙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你也见过了他们的藏身之所,他们显然也是拥有明智的人,若非是在守护着什么东西,他们又怎会住在这种地方,又怎会明知我人多势众亦要与我为敌?”

    “这……可是我们已经快将这山谷挖遍了啊。”

    曹性颇为郁闷的说道。

    “也可能是我们挖错了地方。”

    郝萌沉思了片刻,走到营帐门口掀开帘子向外望去,有些不甘的说道,“再过两日若是还找不到陵墓,我们便只能扩大探寻的范围,那两座山,那片林子,都要去碰碰运去……这次吕将军收了陶谦麾下的一部分丹阳兵,攻入青州以后又俘获了部分青州守军,这些可都是一张张等着吃饭的嘴,虽然曹孟德为吕将军提供了一些粮饷,但也就只够支撑两三个月,之后依旧要因粮饷之事受曹孟德掣肘,因此吕将军才命我二人暗中前来此处掘墓,如此方可在曹孟德这里留上一手,此事若是办成了,你我二人便是大功一件,我说不定能晋为中郎将,你做个校尉亦是不在话下,但若是我们空手而归,虽未必会受吴将军责罚,但很长时间以内恐怕都不会再委以重任了。”

    “将军说的是。”

    曹性终于认同道,“这次吕将军命我们收敛起来,禁止抢劫掠夺百姓,亦是吃了年前在袁绍那里的亏,免得曹孟德亦暗恨暗害于他,可是这年头不去抢劫掠夺旁人,难道靠那些人自愿奉上我们所需的粮饷么?”

    “这不就命我们来掘墓了么?可惜兖州不比雒阳(洛阳),没有那些皇室与王公的陵墓,还得冒险跑来元城。”

    郝萌不由的忆甜思苦起来。

    这些天躲在不归谷中,吃的不好睡得也不好,他心中自然也有些微词,当年在洛阳掘墓的时候,那些大墓可都是连成一片的,除了挖的时候需要耗费些人力,基本上都不用找的,而且随便掘开一个大墓便可得到琳琅满目的黄金珍宝,简直不要太刺激。

    两人正说着话的时候。

    “报!”

    帐外忽然传来一声吆喝。

    “进来!”

    郝萌与曹性适时终结了这个话题,对着帐外喝了一声。

    一名兵士快步跑了进来,拱手报道:“二位将军,我等在前些天挖开尚未填埋的坑洞中发现了一件奇物,此物晶莹剔透状似美玉,却又软腻柔韧,上面还散发着阵阵肉香气息,请二位将军移步前去查看!”

    “嗯?这是个什么东西?”

    郝萌与曹性闻言都是一脸惊奇,完全想象不出来这名兵士说的到底是什么,值得相视一眼之后齐齐起身,“前面带路。”

    “诺!”

    那兵士应了一声,便带着二人一同前去查看。

    不多时,他们就来到了那个深越一丈的坑洞前面。

    才刚走进,一股浓郁的肉香气息便已经扑入鼻腔,使得已经有些日子没沾荤腥的二人口中生津。

    如此探头向内望去。

    果然似那名兵士描述一般晶莹剔透状似美玉。

    此刻的“太岁”比吴良刚做出来的时候更加漂亮,只因如今已是深秋时节,夜晚温度已经不高,而吴良在那面筋中混入了大量肉汤,肉汤受冷析出了一部分,如今已经化作了半透明装的肉皮冻,如同裹了一层水晶一般养眼。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郝萌越发的好奇,在兵士的护卫下慢慢下到坑洞里面,而后颇为谨慎的用刀鞘在这团不知为何物的东西上面戳了戳。

    果然软腻柔韧,弹性十足。

    “仲勇,你如何看?”

    郝萌回头看向了跟随一同下来的曹性。

    “……”

    曹性摇头无语,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来人,将此物切开瞧瞧!”

    郝萌随即又下令道。

    上次在不归谷吃了守墓人的亏,这次他变得谨慎了许多,就连此事都不愿亲力亲为。

    “诺。”

    几名兵士闻声硬着头皮上前,拿起刀来小心翼翼的将这团奇物一分为二,将里面的构造展示在了郝萌与曹性眼前。

    “这……”

    结果切开之后,郝萌与曹性更看不懂了。

    这东西看似像肉又不是肉,也并非肉汤冷下来结成的皮冻,他们所见过的东西里面根本就没有与之类似的东西,实在无法产生联想。

    如此蹙眉沉默了片刻。

    “这东西什么时候发现的?”

    郝萌侧过身去向兵士们询问。

    “就是刚才。”

    一名年轻兵士连忙站出来说道,“我巡逻经过此处,忽然闻到一股肉香,便循着肉香味寻了过来,低头一看这东西便在坑中。”

    “……”

    郝萌再次陷入了沉默。

    这东西有蹊跷啊,他可以肯定的是,之前他们挖掘多日从未见过这种东西,否则便不可能直到现在才有人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