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 > 限制小说 > 传奇浪潮十八年 > 《传奇浪潮十八年》正文 第七百九十八章:定风波

《传奇浪潮十八年》正文 第七百九十八章:定风波

    那天他们喝了很多的酒,也畅想了布局后的美好未来。可苏清越心里明白,这也只是畅想,而真正想要达到目标,还有很多具体的工作要做。

    每一件事情都需要认认真真完成,从每个人到每个部门再到一个公司,慢慢把每一件事都落实后,才可以达到畅想的一切。

    苏清越认为,在这个基础上,大家都要统一方向才可以。

    那天之后,苏清越在给员工的信件中,强调了信仰与方向的重要性,他希望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明确的概念。明天是光明的,是他们的未来方向,他们在向那个希望之地努力。

    至于金融危机……

    没有人想得到,这场危机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全球经济的健康发展,从华尔街到全世界,从金融界到实体经济,各国政府都在面临着严重的经济危机。

    但也正因为金融危机,让资本看到了互联网尤其是网络游戏领域的投资价值。有着高频、高黏性、抗周期等特点的网络游戏产业,必将成为资本眼中的黄金赛道。

    这也是苏清越敢于延迟上市的根本原因。

    半年后……

    悦道集团继续高速发展,《嘟嘟卡丁车》已经被峰丽科技运营成为国内休闲游戏的第一名,整个公司也稳稳坐在了休闲游戏板块前三的位置。苏清越兑现了他当初的诺言,保证了峰丽科技团队的独立性,整个业界都期待着他们运营《嘟嘟卡丁车》第二代产品。

    有一次喝酒,陈峰还对苏清越发感慨,说道:“谁能想到你当初的操作,其实省了我们今天的很多工作。否则现在肯定有无数的人想抢二代,到时候就不好做了,真的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啊。”

    他说,其实现在《嘟嘟卡丁车2》已经进入内部测试调优阶段了。

    冯小江他们根据一代产品的不足,又做了很多技术上的改进。同时因为有欧阳平台帮助,使得他们能够掌握的数据更多,更加懂得用户的喜好。迭代方向性也就更加明确了。

    与此同时,斗牛平台也在高速发展,这其中应该说有收购燃风的因素。半年里,他们的用户增长让业界瞠目结舌。

    还有更重要的是,他们开发的语音系统,也被独立出来运作。谁都没有想到由平台衍生出来系列的产品,如此吃香。

    一时间斗牛上市的呼声也越来越高了。

    至于小黑短租,他们的成长增速虽然不敌互联网行业,可毕竟还是在稳步增长,加上平台的迭代进化,也完成了当年承诺的布局,成为了业界数一数二的短租平台,一时间也成为资本看重的企业。

    前一段日子,苏清越、邱新军,还有游贤鸣与管宏建,四个人也曾经讨论过上市这件事,大家一致认为上市的时机暂时还不成熟。同意苏清越所说的,要等一等风来,等金融危机过去。现在要做的是布局,而不是上市。

    一时间大家讨论起来上市,也谈到了有关金融危机的问题。

    他们认为基本上过了一零年,整个金融危机就会慢慢过去,市场会逐步回暖,包括悦道在内的这几家公司便可以同时进入上市轨道。

    当然,所有的这一切更包括广哥的平台。

    他们现在也有战略上的调整,不再只是简单的虚拟物品交易,而开始注重交易本身。他们在战略上进行拓宽,同时还得到了师帅的指导,现在整个平台也上了一个高度。

    本来苏清越还想挖师帅,不过师帅很婉转地拒绝了。

    对他来说,他还是更爱芝麻开门。

    至于他的感情生活,苏清越再也没有关心过。

    整整这段日子里,苏清越每天除了紧张的工作之外,就是陪着小苏童和阿眸。

    尤其是小苏童,阿眸对他进行了双语教学。她现在已经是中英双语,每天晚上给他讲一个故事。可是不知道什么时间,他竟然学会了一句粗话。并且时不时说出口,虽然完全不知其意。

    苏清越意识到这是和自己学的。

    因为他有的时候打电话,说起来一些令他不快的事情,或者是极为愚蠢的事情,会脱口而出一些粗话。这一下苏清越意识到,自己是做父亲了,不能再随口胡说八道了,否则把孩子带坏怎么办?

    这段日子,小苏童会走以后,阿眸说自己有的时候都觉得追不上他。苏清越笑着说,以后可以学习短跑。

    除了这些,阿眸听说每天讲故事能给孩子启蒙,所以每天晚上都要给小苏童讲一个故事,甚至自己编故事。

    至于阿眸和宋小玄成立的摄影工作室,现在已经成为圈子里热门的孕婴摄影工作室。他们所在场所,也成为宝妈们聚会八卦的场所。

    不过,阿眸和苏清越的想法不一样,他和苏清越说道:“我可和你们不一样,我和小玄姐商量过,我们两个准备只做这么一个工作室,不多做,不做连锁。不破坏品质,就认认真真地,我们才不像你们那样想着上市呢。”

    听着这些,苏清越大笑,觉得阿眸开心最重要。

    广哥的儿子已经上幼儿园了,他学会了画画和写字,已经成为了小苏童心中的偶像,经常带着小苏童去玩。前一段日子,苏清越带着他们出去玩,无意间在手机上看到一则新闻上面写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金融危机将于2010年消散。

    苏清越此时也感觉到市场正在慢慢恢复,金融市场已经一点点好起来了。

    2011年年初,悦道终于准备登陆港股了。

    上市前一周,苏清越抵达港岛。面对记者,他抱着穿了一身运动装的小苏童说:“我觉得我看着悦道的崛起,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

    面对他的讲话,众人除了祝福之外,还有很多其他的问题。

    有人问道:“苏总,那么您旗下的斗牛和小黑短租什么时候上市呢?”

    “我们还需要具体沟通。”苏清越说,因为有静默期的缘故,他不能说太多话。

    又有人问他:“苏总,你以前就曾经把创业比喻成一个孩子,那么我想问您对孩子的成长过程是怎么看待的呢?它的失败,它的成功?您会如何面对?”

    “我觉得这个过程挺好,无论失败和成功,其实都可以被接受。”苏清越说:“这话虽然听起来像是空话套话,可是在实际上的过程中,我们会发现,失败是很重要的一件事,他考验我们的心态,我们的成长,甚至他比成功本身都要重要。”

    他说着,当晚他们在酒店吃了饭。

    这一次,他们没有住何家华旗下的酒店,而是选在了其他星级酒店。

    本次上市,除了悦道及其苏清越其他投资公司的负责人,还请来了他的朋友们,包括广哥与宋小玄、叶落和师帅,还包括何存西与陈怡缅等媒体朋友……

    当然,创始团队还带来了自己的家人。

    他们包下了整个酒店三层。

    悦道股票代码的前两位“11”对应上市年份2011年,后两位“05”则代表05年创立,1105可以被称为“网络文娱的第一支股票”。

    20110211,随着小苏童笑嘻嘻地举起小锤敲下,台上台下全都欢呼起来。

    随后,苏清越在招股书上签字时所拍的照片,迅速传遍各大媒体及论坛。

    上市当天,悦道网络股价拉升涨近11,收报285港元,市值超900亿港元。

    作为悦道网络的董事长,苏清越目前拥有537622万股悦道网络普通股,占发行前总股本2295%。以当天收盘价计算,其所持股票价值已达200亿港币,约合160多亿元人民币。

    此外,08年入股悦道网络的明欣资本、一诺基金、衡平资本、玄静资本等也获益不浅。

    台下,秋以纯也不得不和苏清越握手,说道:“清越,我很开心与你合作。现在我认为,家华最重要的一笔投资,就是你们。也是你们让我看到了大陆市场的广博天地,这是我们之前战略判断失误,回头我一定会调整集团的战略方向。”

    业界评论称:“截止到目前为止,网络游戏的六大巨头已经全部完成上市,之前所有一切关于巨头的争论,都已经烟消云散。不得不说,创业是一个艰难的历程,毫无疑问,苏清越是幸运的。”

    面对镜头,苏清越则表示:“做悦道就是遇山开山,遇水架桥,总是需要迎接不同的挑战,但是悦道人挺过来了。在未来,我们依旧会保持团队的创新力,保持热情,按照既定的方向前进!上市是终点,更是……”

    他如此说,有金融周报的记者问道:“苏总,那么悦道的未来是如何规划的呢?”

    “具体的东西,我已经有讲过。”苏清越说道:“我认为遇到首先是产品布局,因为产品才是悦道的核心根基。悦道始终坚持产品核心,坚持产品塑造世界,产品改造世界的工匠精神,持续地向未来前行。”

    “苏总,之前有报道谈及,你们的目标不仅仅是一家游戏公司。那么我想问的是,悦道作为一个泛娱乐公司,对未来有什么想法吗?”又有人跟着问。

    苏清越这个时候说道:“我认为娱乐可以有很多种,但是我们把这些娱乐会建构在一个体系内,游戏只是其中的一种。一个快乐的世界,一直是我们的梦想,并且我们也在向着同一个方向努力。”

    他说着,又有很多媒体抛出问题,苏清越全都耐心回答。

    也有记者问小苏童道:“亲爱的小朋友,你觉得敲钟好玩吗?”

    小苏童把目光转向苏清越,又回过头说道:“猴赛雷!”

    他说着,众人大笑起来。

    那天晚上他们在半岛酒店举行了庆功晚宴。

    除了邀请一些媒体的老朋友,包括何存西与陈怡缅这些人,还有商界的诸如游贤鸣,管宏建,钟谭凯,也包括港岛的一些朋友,这些人有些是历铭和秦媛媛邀请来的,甚至全龙显还专程带着他旗下的艺人,前往祝贺。

    如今再见李维珍,全龙显显得格外尊重,叫道:“李小姐,如今在这边的发展,真的是风生水起,我在这里恭喜了。”他说,翻译也翻译得非常好。

    历铭更是和一些人频频举杯。

    秦媛媛和肖玉聊着天,又对苏清越说:“恭喜苏总了,那天我和小玉聊天,还说改天我们要联手做电影、电视,到时候还得麻烦您支持我们呢。”

    “这个没有问题,这个本来就是在我和历铭的计划中……”苏清越笑着说。

    这时候,又有钟谭凯和他碰杯,他们赶忙举杯喝酒。

    后者道:“感谢苏总带我们发财,投资悦道,是我这一生做的最幸运的决策。”

    “谢谢您能这么说。”苏清越也道。

    很快又有其他人来。

    苏清越几乎都有些招架不住,一个又一个的人。

    过了一会儿,好不容易清净下来,岳临岛走到他身前,和他碰杯说道:“恭喜兄弟,其实也是恭喜我自己,更是恭喜我们的悦道。感谢你当初对我的信任,现在我才有一种回到了牌桌上的感觉。”

    “我也应该感谢您,岳董我一直觉得,这一切都是相互的。”苏清越说。

    他们碰杯。

    过了一会儿,广哥和宋小玄走来说道:“清越,你上一次说得那个集体婚礼,我和小玄觉得特别好,当时我俩不也没有办嘛,正好这一次跟你们一块掺和得了。刚才我也和鹏鹏说了,他说没有问题。”

    “对,清越带上我们两个。”宋小玄也跟着说。

    旁边邱新军和陈婷也笑着补充集体婚礼的想法。

    欧阳说道:“老大,集体婚礼这件事,你一定要带上我,到时候咱们举杯一个电竞全球总决赛,把各个赛事的游戏明星战队,全部邀请过去。一边比赛,一边举行婚礼,这样多好!”

    他笑着说,周子友道:“欧阳总现在已经学会搞市场营销了。”

    他们说着话,哄堂大笑。

    肖玉凑过来和苏清越说道:“越哥,等过上一两年,我也想回来了,我想加入大家庭。”

    “好啊!”苏清越笑着说,又道:“我一直和历铭想着合作一个影视公司呢。”

    “对,我也正和清越商量呢,要是你也加入进来就太好了。”历铭在旁边说。

    肖玉和秦媛媛对视了一眼,笑起来。

    他们聊着天,李维珍也跟着用蹩脚的汉语插了几句话。

    那天晚上他们在一起合影,苏清越再次和秋以纯提出来,能不能看看何家华。

    这一次,秋以纯犹豫了,诧异地看着苏清越问道:“我真的不理解,你见他和不见他,还有什么意义吗?”

    “毕竟他是我的投资人,当年是他投资的悦道,我们还是心存感激的,多少也要见见他。”苏清越说话,他话语诚恳,出自真心。

    秋以纯犹豫了半晌,才终于答应道:“明天早晨吧,我让一春来接你们。”

    “好的。”苏清越点头。

    目送秋以纯离开,岳临岛感慨道:“谁能想到会有这些事情呢。”

    “是啊,总之我还是希望他好。”苏清越无奈叹了口气。

    他们又返回酒会,正要和大家继续,却看到服务生支起来一个台子。跟着管宏建招呼人摆上了笔墨纸砚,一群人围住苏清越,管宏建说道:“清越,我这辈子服过的人很少,年轻人就更少了,但你是一个。早就听说你的字了,今天这个大喜的日子,我们想请你写上这么一副,你看可以不可以?”

    他如此说,岳临岛立刻跟道:“清越,别客气了!”

    跟着广哥也说:“清越,赶紧!”

    “今天这个场合,不合适。等以后吧,我们自己人小范围聚会我一定写……”

    钟谭凯看到了,立马走过来说道:“苏总,这个我有不同意见。正因为在这样的场合,才要写。这是你的能力,也是你的标签。我是做明星网出身,对于这方面,我还是有发言权的。公司通过树立创始人的个人品牌,使个人成为企业的象征、企业品牌的标志性符号,以个人的魅力为企业涂抹上人格化的色彩。明星化的创始人能吸引众人的注意力,使企业处于舆论的聚光区,获得更多的资源和发展的机遇。这些对于企业的发展无疑是有益的。这是未来,也是趋势……”

    确实有道理,苏清越心里想。公司上市以后,自己的一言一行都必须要以公司为主,毕竟以前影响的可能是自己、家人和员工,现在还有各种各样狂热的投资者。

    转刻听从钟谭凯的建议,苏清越走上前,拿起笔。

    管宏建笑着说道:“清越,毛笔这些给我留着,我要收藏的。”

    他说着,众人哄笑。

    苏清越看着白色宣纸的纸面,想起自己一个踌躇满志的大学毕业生,先进了单位,又有些不服气地奔向华络。这一路上有关迩、有三驾马车、还有姜正尚、也有周洋,更有岳临岛的突然离去,何家华的反目。

    每一步都是如履薄冰,想起之前有一个记者问他:“苏总,那么您认为是不是您的性格,塑造了今天的自己呢?对于未来的创业者,你想说点什么?”

    苏清越回道:“不,我不这样认为,我认为我的性格奠定了最初的前进步伐,之后的经历才塑造了我这个人。人和事是一个相互塑造的过程。至于说到创业,我认为不要轻易创业,轻言创业。创业是九死一生的过程,很少有人能坚持下来……我只是比较幸运罢了……”

    想着这些,似乎周围都安静了。

    下一刻,他稍作调整写道:“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

    写到这里,大家都看着。

    历铭很懂书法,不由得感叹道:“难怪年轻有为,真的是见字如见人,这样的大气磅礴,确实不是一般人有的。”

    旁边陈峰看着也道:“这么一首定风波,算是点题了。清越总是能找出合适的诗词,描述自己的心情和意境,这点真的是厉害。”

    虽然大家都在议论,可是苏清越此时心却很静。

    抬头深吸了一口气。

    想起有一段日子,他遭受到的攻击,有时自己都觉得难以过去了。

    他在写“一蓑烟雨任平生”平生这两个字的时候,他稍微写得重了一点。又想到自己终于好起来了,现在站在这里,就像站在了未来,回看现在,苏清越继续下笔写道:“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写罢,收笔。

    顿时掌声响起来,人们都道:“定风波,定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