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 > hg1088开户代理 > 霍格沃茨的最强之獾 > 《霍格沃茨的最强之獾》正文 第467章 战时联盟

《霍格沃茨的最强之獾》正文 第467章 战时联盟

    “这是……”

    凝望着上空那被一众黑巫师们众星捧月般围在正中央的黑色人影,斯克林杰喃喃自语着。

    他脸上的肌肉在不自觉的抽搐,他的双手都极其罕见的开始了颤抖。

    这一切,都是源自于那个人影。

    斯克林杰是一个老兵。

    他曾跟随在独眼汉穆迪等一众老前辈们身后,勇敢的与食死徒们作战。

    所以他是见过伏地魔本人的。

    甚至于他还曾挥舞魔杖,亲自对伏地魔发动过攻击。

    只是那次攻击的后果并不好,直接导致他永久性的成为了跛子。

    但也正是因此,他对伏地魔的印象非常深刻。

    尤其是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恐怖又浓郁的气息。

    斯克林杰起初并不明白那股气息意味着什么。

    后来他所经历的战争越来越多,周围朝夕共处的战友死伤的也越来越严重他才赫然发现——原来那股气息,名曰死亡与绝望!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这股气息都盘旋在他的梦境当中,使得他无数次于深夜惊醒。

    直至后来传出了伏地魔死在了哈利·波特手中,食死徒们也被彻底清算之后这种状况才好了许多。

    毕竟,那噩梦的来源已经死了。

    可是现在,那股熟悉的气息却再次出现了。

    而来源,正是面前的这道黑影。

    长期位高权重的安逸生活使得斯克林杰本以为自己已经战胜了心魔,可事到临头他才明白,自己依旧是当初那脆弱的小傲罗。

    在那股气息的压制下,他的身体正在发抖,腿上那早已愈合的旧伤甚至都开始隐隐作痛了起来。

    “这不可能啊,你明明都已经死了十五年了,你怎么能回来呢!”

    斯克林杰歇斯底里的怒吼着。

    直到现在他还有些不能接受伏地魔已经真正归来的事实。

    更不愿意接受对方带领的食死徒们竟然这么快就杀到了自己面前。

    毕竟这一切如果都是真的,那也就意味着自己留在古灵阁大厅内的那几大队的傲罗和打击手已经全军覆没了!

    但盘踞在众人上方的伏地魔却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的身份!

    一团巨大的厉火随着伏地魔手臂的舞动被抛洒了下来。

    这团厉火与林克所见过的任何厉火都完全不同,其整体颜色呈现出一种近似于污血的黑红色,上面同样也携带着那股独属于伏地魔的死亡气息。

    更恐怖的是,这团厉火的扩张方式并非是寻常的自由吞噬周遭游离的能量,而是全部有伏地魔本人供能。

    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它也依旧表现出了惊人的扩张效率。

    仅仅在出现后的第三秒,它便膨胀成了一条直径超10米的巨蟒!

    轰——

    这团黑红色的厉火巨蟒猛地从斯克林杰身侧呼啸而过,三个本能聚拢到斯克林杰身侧想要拱卫己方指挥官的傲罗瞬间便被烧成了灰烬,连声惨叫都没能留下。

    而伴随着这条黑红色厉火巨蟒的出现,盘踞在伏地魔身侧的食死徒们也如同收到了信号般狂笑着一拥而上。

    只一瞬间,海量的索命咒开始坠落,那不祥的绿光甚至都在黑暗的洞窟中连成了一片!

    这一幕看的斯克林杰脸色发白,心中的最后一丝期盼也被完全摧毁。

    与此同时。

    在洞窟地步的猎手阵地之上,林克的表情也无比凝重。

    金杯作为魂器对伏地魔的重要性毋庸置疑。

    所以早在知道小巴蒂·克劳奇释放出黑魔印记的时候林克就已经明白伏地魔肯定是要亲自前来的。

    也正是因此,此刻当伏地魔率领着食死徒们真正出现在他面前之时,他并没有像斯克林杰那样几近崩溃。

    但这也同样让他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他扭头看向了边上的一名老圣徒道:

    “反幻影显形咒的破除工作怎么样了?”

    “虽然参与人数少了一大半,但我们的进度反而却加快了。”那名老圣徒一边施法一边说道,“现在我们已经破除了将近90,预计再过最多5分钟就能搞定。”

    闻言林克点了点头,并没有选择再为这群老圣徒们加派人手,而是大声指挥道:

    “停止对傲罗们的进攻,同时给傲罗们发信号,一起把攻击重心放在那群食死徒身上!”

    言罢林克也不顾周围因为他这一句话而变得更加忙碌起来的猎手们,身体借由飞行术悬浮起来的同时手腕猛地一翻,海量的诅咒之力便倾泻而出,在傲罗们头顶成了一面淡灰色的魔力层。

    下一刻,密集的索命咒弹幕瞬息便至。

    但面对能量等级远高于普通索命咒的诅咒魔力层,它们所能造成的唯一效果便是消弭掉林克一部分诅咒之力,同时在护盾之上荡漾起些许涟漪。

    严格来说这面护盾的范围并不算大,不能将所有傲罗全都保护进去,但却完美覆盖住了猎手们的阵地,将可能落到猎手和艾米丽等人身上的索命咒全给挡了下来。

    不仅如此,在制造出护盾的同时林克另一只手中的魔杖也没有闲着。

    只见一团幽蓝色的粘稠液体瞬间便自黑檀木魔杖杖尖被催生了出来,并在林克的控水能力作用下以极快的速度径直蔓延了出去,将那条正在傲罗阵地内不断吞噬生命的厉火巨蟒给包裹了进去。

    嗤——

    水与火接触的瞬间,巨量的水蒸气便从中冒了出来。

    与此同时这两股力量的交会也让林克对这条厉火巨蟒的构造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伏地魔的厉火其实走的并非是林克那种通过不断提纯并提高诅咒之力能量等级而在能量本质上增强厉火伤害的路线,而是在其原本能量等级就非常高的基础上又糅合进了一种难以言说,且带有强烈伏地魔个人主义色彩的力量。

    这种力量几乎被融入了伏地魔的所有攻击当中。

    最具代表性的便是那些恐怖的血雷。

    很难说在厉火的发展道路上谁才是正确的,但林克不得不承认,被伏地魔这样鼓捣出来的厉火很强。

    他制造的水球也因为厉火巨蟒的奋力挣扎而不断变形,有好几次甚至都险些破裂。

    万幸这是在地底深处,且非常靠近地下水源。

    林克通过不断抽取地下水的力量最终还是硬生生将这条特殊的厉火巨蟒给彻底困住,并一点点耗死。

    眼前这突然的变故也终于让斯克林杰从伏地魔突然现身的震撼中清醒了过来。

    随即浮上他心头的,便是无尽的惊怒。

    怒的是,在经过了伏地魔盒食死徒们的这一波攻击之后,他所带来的傲罗部队又遭到了重创。

    现如今人数甚至已经不满最初时的三分之一了。

    如果再算上古灵阁大厅内那些应该已经全军覆没的傲罗和打击手,眼下魔法部除开新兵营外,拥有正式战职的傲罗和打击手部队几乎全都被打崩了。

    惊的则是,下面那些刚刚还和他们打生打死的神秘劫匪们眼下却意外停止了对他们的攻击,越过他们开始进攻起了伏地魔和食死徒。

    尤其是对方那个明显用了复方汤剂隐匿面容的首领。

    不管是其挡下一大片索命咒的诡异防护罩,还是困住黑红色厉火的水牢都展露出了极强的实力。

    至少斯克林杰是自愧不如的。

    啾——

    一道尖锐的蜂鸣声于斯克林杰耳畔响起。

    他木然转头,正好便见一抹淡黄色的光芒猛的炸开,在空中形成了一个歪斜的菱形图案。

    这下斯克林杰的表情变得更加诡异了。

    因为他眼前的这个图案,分明就是傲罗们用于内部战术沟通的密语,意思是——集中火力。

    结合当下的情况,斯克林杰瞬间就明白了对方的真实意图。

    如果换做是其他人,肯定还会有所犹豫,毕竟两方人前不久还是敌人。

    但斯克林杰不同。

    他几乎是瞬间便向下打出了一个一摸一样的密语信号,而后指挥着剩余的傲罗们一边向下方的劫匪阵地靠拢,一边对上方的食死徒们进行勉强的反击。

    其实仔细想想就能清楚了。

    这几乎已经是目前的最优解了。

    要知道他们傲罗可是被劫匪和食死徒们夹在正中间的。

    一旦劫匪和食死徒们开始毫无保留的对轰式战斗,那么他们傲罗必定是第一个全军覆没的势力!

    不过斯克林杰也没有傻到真的全面信任劫匪。

    他带领的傲罗们在落地让出攻击视野之后并没有直接融入劫匪当中,而是在距离劫匪阵地差不多五十多米的地方结阵进行辅助攻击。

    这时候那条黑红色的厉火巨蟒也已经被水牢绞杀殆尽。

    林克低头看了眼已经布置完毕的猎手阵地和傲罗阵地,随即便也散去了笼罩在众人头顶的诅咒之力魔力层。

    这种规模的大型防护罩耗费的魔力实在是太恐怖了,就算是林克也不想长久的将其持续下去。

    而就在护罩消失的下一刻,比原先更加密集的惨绿色光幕瞬间倾泻了下来——食死徒们眼见乌龟壳消失攻击的更加起劲了。

    但下方因为林克而争取到了片刻喘息机会的猎手和傲罗们却已经不像之前那么被动了。

    轰轰轰轰……

    沉寂许久的猎龙弩不断怒吼着。

    猎手们也在高举着魔杖,不断倾泻着体内的魔力。

    甚至就连艾米丽、纽兰以及司格芬等人都加入了战斗,单从能量等级来看,他们的攻击强度竟丝毫不弱于普通的猎手和老圣徒们。

    洞窟中,两股皆然不同的魔咒潮汐猛的撞在了一起。

    魔咒互相消弭间爆发出了巨大的能量,爆炸声不绝于耳,竟是在空中形成了一股有些类似于林克先前诅咒之力护罩的强大魔力层。

    双方的魔咒往往还未真正抵达对方阵地便会被这道魔力层中魔力爆炸所波及,同样炸成纯粹的魔力,变成这魔力层中的一份子。

    当然,偶然间能穿过魔力层的魔咒也同样存在。

    但它们的数量并不多,且就算它们十分幸运的抵达了敌方阵地,绝大部分也会被警惕心拉满的猎手或者食死徒轻而易举的格挡开来。

    只有那些实在倒霉到了极点的家伙,才会被那些‘跳弹’给命中。

    于是乎,一个极其诡异的僵持场面就在战场之上出现了。

    这一幕看的斯克林杰心情无比复杂。

    场上没有人会比他更清楚了。

    眼下的这种僵持局面,其实并不是什么巧合,而是傲罗部队在第二次巫师战争期间研究出来的一种战术。

    想要真正将其实现,需要的不仅是极强的魔力水平,更加需要傲罗们极高的团队配合性。

    随着第二次巫师战争的结束以及傲罗部队老队员的大规模裁撤,这种战术近乎已经绝迹——并不是没人知道该怎么使用了,而是战后的新傲罗部队们水平不足以施展。

    可眼下他看见了什么?

    一群不知底细的劫匪,竟然就把这招给用出来了!

    甚至于他身边的这些傲罗,也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被引导着开始加入到了这项战术的构建当中。

    傲罗,以及劫匪,两方人现在配合的竟然有声有色,亲密无间?

    这简直就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

    不过笑归笑。

    凭借着斯克林杰多年的作战经验。

    他还是看出了造成这一状况的底层原因——这群劫匪无论是个人素质还是组织配合,都要比现在的傲罗们高出了好几个层次。

    不仅如此,这群劫匪还异常熟悉傲罗的作战方式。

    斯克林杰眼中的光芒变得越发暗淡了下来。

    他现在明白刚刚自己的傲罗们为什么会在展开了所有战斗权限的情况下依旧被这群劫匪压着打了。

    但他无法接受的是,曾经辉煌无比的傲罗们此刻竟是弱小到了这种地步。

    和他们这些胸前挂着魔法部标志的傲罗相比,边上那些身穿奇怪作战服的劫匪们倒更像是正统傲罗的继任者。

    深深的叹了口气,斯克林杰还是举起魔杖,加入进了这场战斗当中。

    他甚至此刻不是多愁善感的时候,眼下和劫匪们共渡难关,好保留下傲罗部队最后的一点‘血液’才是最关键的。

    而与此同时,半空之中的林克也正式和俯冲而下的伏地魔战在了一起。